江南布衣:我读熊亮散文诗《七夕》|阅读时光

时间:2022-08-31 03:13 点击:

  “总是与静谧相逢,一道冷寂的河流,永恒,寂寥。”诗人熊亮,以静谧、冷寂、寂寥、永恒这样的冷色调词汇,勾勒出一幅牛郎会织女的七夕图。色调确实有些灰色、www.0977744.com暗淡、伤感和悲愤!一道天河,有情人隔河相思朓望,临水伤怀,这是王母娘娘对真挚爱情的忌妒和绝版绞杀,是对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强力拆散和无赖阻挡。诗人这样开篇,有新意,有创建,显示了诗人继续在散文诗园地上的深度的耕耘和广度的空间拓展。牛织夫妇寂寞,诗人也同样寂寞。

  “疯狂而冷漠,热烈又决绝,你这隔开尘世与仙境的无奈。”疯狂、热烈,七夕两颗星的碰撞,那万丈光芒的情焰烈火,映照那涛声依旧的茫茫天河,似乎是向王母娘娘的血泪声讨和控诉,又似乎是对七夕的来临悲喜交加。三百六十五天,两地分居,时间太长,相聚太短暂了,所以诗人把尘世与仙境融合一处,写出了王母娘娘横加干涉的残忍、自私,道出了牛织夫妇每年一度七夕相会幸福时光的短暂与无奈!从1500多年前的南北朝至今,牛织夫妇的泪水比海深,比天河的灿烂更加晶莹和璀璨。

  谁能倾听?’诗人联想由此慢慢展开,隔着山的独唱,诗人为什么不写隔着天河的独唱?是啊,迢迢星光,天河垂泣,那里有座无形之山,这无形之山比世上所有的山都高耸、峥嵘、沉重,使人窒息。牛织夫妇倒楣晦气,不幸碰见了老王此等妖婆,也是他们夫妇的一种宿命。天界之下,凡尘之上,那许许多多难以穷尽的情人,又是怎样在心灵的一隅,经历泪雨婆娑的洗礼,面对人生和爱情的两难抉择?如同牛织夫浅吟低唱而百转千回!

  坠落,升腾,消散又聚合的上古传奇,就这样在民歌里长生。牛织夫妇,被生生折散,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,更苦的还数牛兄,又当爹又当妈,非常不容易的,许多人都体验或正在体验之中,个中滋味,都和牛兄差不多,我就不多说了。但有情人不同,心中对爱情美好期待与向望的歌声从没有中断过。诗人说牛织夫妇的情歌在星河上空回旋,在星光之上闪烁。且不止于此者,这歌声最后跌落在民间,也包括牛兄的家乡河南南阳市(传说很多,暂取一地,不参与讨论),留下浓郁的乡愁,化作一滴晶莹的泪。这才是千古硬伤!这才是老王妖婆始料未及而与天下所有的情人结下的梁子!老王妖婆心胸狭窄,不配享有天庭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,她要向牛织夫妇谢罪,这么多年的泪水早已胜过天河那奔流不息的波涛汹涌。如果老王妖婆至今还想不到这一点,那就太迟钝麻木了,应该考虑开除她的仙籍,是时候了,基本上没有人会持有异议,布衣是拥牛派,牛哥不易,老王有罪!

  一条河,一支歌,一双来自红尘低处的幻象,一次梦里的回望......诗人啊,你太沉重了,香港牛魔王新版管家婆彩图。一直在说夜色、云朵、歌声。我们该高兴呵,七夕是牛织夫妇的爱情盛会,也是天下有情人的爱情盛宴!无论静谧的时空,无论凝重的夜色,总算挺过来了,今夜不谈那些悲伤的东西,把时光、夜色和这一刻的经典和永恒,留给苦难等待的老牛同志和织女妹妹。

  从红尘底处向上,向着九天之上,向着你亘古不变的容颜,虚幻而真实,真实而虚幻的容颜。

  今夜的时光,永恒而纯净,银河在今夜逊色。落泪与回首,从织女被强制带回天庭算起,没有人算得清,用多少次三个字过于肤浅苍白,流于平凡。陌陌红尘,饮食男女,一旦遭变,天河相望。有真实,有虚幻,今夜星光永恒而纯净,但泪永远是咸的,银河会逊色,整个天庭与仙界都会沉默寡言。

  且用彼此真情把筋骨浸透”诗人才情难得,布衣佩服至极。相思化作星斗,相聚唤作永恒,筋骨浸透真情!牛织夫妇,今夜倾情相依相偎,你听到我们诗人的心声吗?再多言几句,这永恒的铸就,老王妖婆既是罪人也是功臣,没有她,世上少了一双反省的良知和慧眼,这永恒的代价过于沉重,这永恒也是牛织的追求者们,明白了一个道理,短暂的相会也要去用生命争取。人生匆匆,似乎没有什么意义,如果活得像牛织夫妇一样,是不是太累?!从另一方面而论,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?这种千古长存而不变的爱情,诠释了中华民族传统的人生观、爱情观和价值观。

  千年的长叹,千年的长问,被泪水纪录在街头巷尾的口口相传里,久久挥之不去的感叹。今夕是七夕,千年的长叹,千年的长问,泪水从天河上滚落凡间,流问街头巷尾,流向那一个个不眠之夜,穿越春夏秋冬,嵌入风霜雨雪,萦绕肠胃肺腑,铸就千古浩叹!

  “今夕是满怀欣喜的日子,今夕是来不及悲伤的日子,啊,我认为今夕就不是一个平凡的日子。诗人也认识到了悲伤没有价值,没有意义!今夕是满怀欣喜的,今夕不平凡,因为牛织夫妇没有时间再去悲伤哭泣,该珍惜的,是当下:该停驻的,是那双早已疲惫不堪被风雨侵袭的足下。

  今夕哦今夕,你埋葬苦痛复活回忆。今夕安宁,也许牛织夫妇睡不着呵,短暂的相聚,痛苦的往事,肯定是回忆岁月的倾情念想与记忆。

  我愿与君振翅高飞,让那煎熬的相思变成燃烧的烈火。这是诗人的愤怒,也是诗人的梦想。

  七夕呀七夕,星光下且看我的泪雨滂沱。诗人用两段同样的语句重复叙说、构建和推进,以此来结束他的散文诗《七夕》,像是总结,又像是悄悄出发。布衣认为,诗人还是没有从牛织夫妇的七夕前的岁月走出来,显得过于唠叨了。今夕是一个欢喜、快慰、高调兴奋和胜利的日子。因为,今夕牛织夫妇战胜了滚滚天河,接通了仙界物语,把老王妖婆弃之如敝帚,再也不用小心翼翼,再也不用哀哭求怜,再也不看她的满是皱纹的黄脸婆之脸色!尽管时光飞纵即逝,哪怕只有一分一秒,这种非朝朝暮暮的痴情厮守,这种纤云弄巧的含情脉脉,这种年复一年的翘首等待是值得的,是永恒的,也是不朽的!因为牛织夫妇今夕成功了,老王妖婆失败了!写到这里,我点燃一支烟,兴奋地坐在那棵柿子树前。柿子树果实累累,树叶在夜风中沙沙有声,四周很安静。我仰望天空,寻找那对幸福眩晕爆棚的苦难夫妇!老牛哥,织女老妹,不打搅了,你们辛苦了!诗人熊亮也辛苦了!把永恒留给那两位天河鹊桥上幸福相会的夫妇吧。

  肖长元:笔名江南雨、江南布衣,南昌市作协会员,江西省作协会员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